您現在的位置: xihele健康網 >> 醫學知識 >> 護理園地 >> 護理文化 >> 正文
推薦

護理文化

發布護理文化 |
  • 此欄目下沒有推薦文章
  • 護士也需要“護理”
  • Prev篇文章:
  • Next篇文章:
  • 護士也需要“護理”


    不失眠的訣竅
    不把壓力帶到床上,一定能一覺到天明。  你能夠一覺到天明,是一種福氣。  因為正常人很難想象失眠者的情況:望著天花板,又看看牆上的時鍾,分分秒秒過去,一小時、兩小時,還是火眼金睛,毫無睡意。  要睡不…

      我們贊美護士是“天使”,但一襲白衣下的他們,有著許多不為人知的俗世的困惑和煩惱,承受著來自身心和社會的多重壓力,如何為他們解開心結,切實保證他們的應有權益,是社會各方應該共同關注的大問題。

      她們是這樣的——中日友好醫院護士訪談
      白衣、白帽、打針、送藥……一提到護士,首先浮現於人們腦海的不外乎這些描述。護士節前夕,筆者與中日友好醫院的護士們坐到了一起,她們和想像中的一樣親切、溫和,但她們又有許多和想像的不一樣。

      一到放假就擔憂
      當許多人在為假期的來臨歡呼時,急診科的護士們卻在為它的到來而憂慮,因為假期對她們而言並不意味著放松,而是更緊張。急診科護士長孫曄說:“任何時候急診都不停診,而且晚上、周末、節假日都是急診的高峰,一到放假心裏就害怕。”五一長假中,急診科每位護士最少要值3天班,每天都有一位護士長值班,不值班的護士長則在家“聽班”———24小時聽電話待命,一旦有重大搶救或突發事件就要隨叫隨到。因為長期處於應急狀態,孫曄多年前就有些神經衰弱,當了11年的急診護士,睡前吃安眠藥的曆史就已有5年。

      沒有時間緊張
      “昨天搶救了一個從19樓掉下來的民工,右側上肢開放性損傷,腿部閉合性骨折。我們立即對傷口給予合理保護,避免感染,也為下一步治療做准備,同時給予生命支持,一個小時後,病人生命體征平穩……”
      提到搶救,人們就會想到驚心動魄的場面,可一次近5個小時的搶救,在護士們的敘述中卻聽不出緊張忙亂,有的只是准確、專業的傷情判斷和治療方案。
      急診搶救是急診科護士的家常便飯,孫曄說,面對觸目驚心的傷情沒有時間恐怖,也沒有時間緊張。只想著該做什麼要做什麼。經過無數次的搶救,她們練就了理性和冷靜,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保證搶救有條不紊地進行。
      對病人柔聲細語,煩家人說不舒服
      人們常會覺得護士很溫柔,家裏有個護士一家人都能得到很好的照顧,然而現實會令不少人“失望”。人們會發現,護士們把溫柔和耐心全給了病人,家屬反而享受不到這種待遇。
      急診科副護士長許春娟說,護士對病人任何時候都是盡可能地忍耐和包容,而離開單位就不然了。對家裏人發脾氣是常有的事。
      手術室護士長李平一開口就讓人感覺“幹脆、利落”。她說,為了減少病人的痛苦,手術應盡可能地快,所以“快”是手術室護士要上的第一堂課。護士之間已經“快”成習慣,而家人則常常會覺得她們不夠耐心。她們對家裏感冒的人只會說“吃點藥、多喝水”,而對病人則會不厭其煩地講解有關問題。護士就是這樣,面對病人時會本能地柔聲細語,但是卻煩家裏人說不舒服。

      來自一線的聲音
      【聲音】小徐(某醫院神經內科病房護士)忍耐是護士的必修課。因受病情折磨,病人和家屬的情緒時常反複,也容易和我們產生誤解。大部分時間我能理解並妥善應對,但偶爾也會覺得自己太委屈。
      把患者當自家人來看待,優秀護士、上海市北醫院心內科護士長朱燕琴用實踐證明:將心比心,是構建和諧護患關系的基礎。“如果我的親人用上易交叉感染的墊子,會怎麼想?”、“如果我是患者,一天紮上好幾針,會有怎樣的感受?”人性化的護理服務,除了規范的日常用語、到位的溝通技巧,更重要的是貼心的服務。朱燕琴說:“真的為患者想了、為患者做了,誤會只能是一時的,一定會消解。”當然,患者及家屬將心比心也要為護士多想想,緩解摩擦。
      【聲音】小楊(某三級醫院重症監護室護士)我喜歡當護士,可工作之餘總有些惆悵,老大不小26歲了,卻少有時間談戀愛。盡管認識一個不錯的,但我日夜翻班,沒有時間相處。
      一項調查顯示:六成以上的青年護士將家庭溫馨列為最期望的目標。可繁忙的工作,總使這一目標難以實現。近年來,遲遲未嫁的大齡女護士不斷增加;已婚護士無暇顧家更是普遍現象。為解決護士後顧之憂,許多醫院的護理部主任擔起“知心大姐”重任,上海市第六醫院的朱瑞雯便是其中一名。護士沒對象的,她時時留心物色;護士小孩入托、上學遇到問題時,她出謀劃策;護士家人、朋友住院了,她又幫忙求醫問藥……潤物無聲暖人心。
      【聲音】小魯(某二級醫院急診護士)我總想有進修深造機會,提升自身崗位競爭力。可該讀哪些書、哪些方面需要充電,實在難以摸到門路。
      不少年輕護士具有相當的職業危機感。為提高護理質量、培養護理人才,如複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護理部就推出“護士長助理”制度,挑選優秀護士,進行針對性的護士長崗位訓練,一改護士隊伍青黃不接狀況。為讓護士職業變得更有前途,業內人士建議:可建立科學合理的護士等級評定體系,充分激發護士積極性。

      護士面臨的壓力現狀
      護士是接觸病人時間最多的醫護人員,工作量大,來自外界各種壓力也很大。據調查,目前護士患有焦慮、抑鬱和狂躁等心理病症的越來越多。

      護士職業病纏身
      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護理部主任蘇蘭若說,由於護士的工作是8小時倒班制,人員少,體力工作非常繁重。有時連續護理病人或做手術數小時,連上洗手間的時間都沒有,甲狀腺功能亢進、腰椎間盤突出及腎病等成為護士的高發病。有統計顯示,大約有三成護士有失眠頭疼、胃病心理疾病等職業病。“這個群體呼喚全社會更多的關愛”沈陽市衛生局一位負責人道出這個行業的心聲。

      護士患有抑鬱等心理病症
      “現在從事護理工作的人群已和職業經理人、學校老師並稱為職業壓力最大的三個群體,工作中的不確定性、在醫院的地位以及社會對她們提出的要求等因素,都是壓力所在,這些壓力很容易讓護士產生職業倦怠,對她們的心理健康也造成一定影響。”廣州醫學院附屬第二醫院心理專家龔梅恩主任說。
      很多醫院護理部表示,由於不堪工作和家庭壓力,很多護士都或多或少存在抑鬱、焦慮、狂躁、壓迫等心理病症,她們認為急診科護士所承受的壓力最大,其次是ICU(重症監護室)以及外科的護士,有些人因為承受不了強壓而選擇離職。
      調查發現,患者對護士的不滿多分為兩類:服務質量“軟投訴”;醫院收費不合理,一些病人心裏有火就遷怒到護士身上,這讓很多護士有苦難言,下面是幾個典型個案———

      兒科護士情緒最焦慮
      今年20歲的小穎是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兒科護士,說起工作壓力,小穎最怕的是給孩子打針不能“一針見血”。尤其是碰到患病的新生兒時,因為連續幾天打針,嬰兒手腳上的血管都腫了,如果不是經驗豐富的老護士,難以一次紮准。她試過給一個三個月大的小孩紮針,因為實在太緊張了,紮了兩次都不行。當時孩子的父母、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六雙眼睛齊齊盯著小穎捏住針頭發抖的手,小穎急得淚水在眼眶裏打轉,輕聲建議一句:“能不能換成從頭部打針?”孩子的媽媽情緒馬上激動起來:“你到底是怎麼回事?會不會打針?寶寶那麼小,被你這麼紮來紮去的怎麼受得了?”幸好有護士長過來才解了圍。
      護理部陳偉菊主任分析,兒科工作環境比較喧鬧,一個孩子生病哭鬧,平均有4個以上家長陪同,服務稍有偏差可能招致家長的責問,令兒科護士的心理壓力大過其他同事,嚴重的會出現抑鬱症狀。

      粗暴病人竟拳腳相向
      站在搶救一線的護士姑娘有時還會遇到無理謾罵、甚至動手打人的粗暴病人。雖然只是極少數的個案,卻會給護士帶來沉重的心理負擔。
      一個發燒急診的男病人到廣東省婦幼保健院看病,急診科護士小黃為他采血,針頭剛紮進手臂血管,又稍稍往後退了一下。還沒等小黃把針頭完全推進去,病人不知哪來的一股無名火,抬起硬邦邦的右腿就朝小黃踢去,小黃的小腿當時就腫了,她自己也完全懵了。在一旁的病人看不過眼,馬上將男病人拉到一邊,醫院保安出面調解,最後該病人連一句道歉都沒有甩手就走。接下來幾個星期,小黃根本不敢在急診室給病人打針,一摸到針筒就渾身顫抖。

      遭尷尬卻有苦難言
      曾有一名女患者在男友的陪同下到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婦科做藥物流產,按照規定病人服藥後需到住院部觀察6個小時,確保安全後才可離開。患者的男友一看收款單發現這要繳納80元的床位費,當即就拉住護士吵架,無論護士如何解釋都聽不進去,投訴到醫院監督科,指責護士服務態度惡劣,當事護士當場委屈得淚如雨下。
      廣東省婦幼保健院護理部曾收到一宗棘手的投訴,有病人認為護士的笑容很假讓他不自在,護理部的負責人找值班護士了解情況,護士也百口莫辯:“我就是保持和往常一樣的笑容,實在不知道要改成什麼樣的笑容才好。”

      減壓建議——
      打沙包發泄情緒
      
      定期做心理輔導
      不少專家建議,醫院至少每年要對護士做一次“心理體檢”,定時安排心理醫生對他們進行疏導,以維護他們的身心健康。
      廣州醫學院附屬第二醫院心理專家龔梅恩主任表示,現在各大醫院基本都沒有開展系統的減壓教育,護士們的減壓更多基於自發。他建議:“首先是醫院管理者要有這個意識,多關注護士們的狀況,可以安排專家對護士們進行減壓教育;也要對各個科室的護士進行輪換,避免在同一個科室病房呆的時間過長。”
      在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護理部近期的一次業務座談會上,有護士主動提出:“工作起來心理壓力過大,特別希望有個地方能發泄一下情緒。”醫院對這個建議頗為重視,准備從今年開始,聯系醫院心理科定期為全院的護士進行心理測評與疏導,調整不良情緒提高工作質量。廣東省婦幼保健院護理部也在對護士職業傷害進行課題調研,目前醫院很多護士自練瑜珈調節心理狀態,醫院計劃引入“打沙包”等情緒發泄法,讓護士減壓。而廣 什麼是夢遺
    夢遺是指睡眠過程中,有夢時遺精,醒後方知的病證。   夢遺有虛有實,有先實而後虛。病程日久以虛證為多見,或虛實夾雜。虛又分陽虛與陰虛。病位主要在腎,陽虛則精關不固,多由先天不足,手淫過頻,早婚,房事不節…

  • Prev篇文章:

  • Next篇文章:

  • 發表評論】【加入收藏】【告訴好友】【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護理文化相關